Do you believe in soulmate?
yes, i believe in soul, but is there any mate as eternal as soul?





星期二的下午從表姊家離開了之後,我們三人任性地決定不如縱容一下自己,來個豐盛的晚午餐,其實三人心中都想著要減肥的,但是想想管他的,安慰自己大不了就不吃晚餐囉! 我們從瑞光路開車到美麗華 Friday's,想吃漢堡跟想吃辣雞翅,而美麗華是個好停車的選擇。



冬日獨有的陽光把二樓戶外的露台烘得暖洋洋,但是我們還是決定坐在室內,Friday’s空氣裡飄散著不知云云的音樂,但氣氛被調整得剛好在愜意的刻度,大盤大盤的食物被端上桌,隨著我們體內卡路里膽固醇的升高,腦中隨之分泌出的幸福指數有越來越強烈的傾向。



輕鬆聊著我們的生活、我們的朋友、還有我們失去的愛情,在這一年內我們三個人按序地離開了自己曾深愛的人,我與投秀已經開始學會享受著單身的快樂與自由,沒有愛人或許很寂寞,但是至少不必面對愛情中那猜忌不安的痛苦與折磨,不再需要去煩惱他開不開心?他愛不愛我? 他是不是生氣了? 他想離開我了嗎? 畢竟就讓自己的意志來掌控自己的情緒,自己可以無私的深愛著自己,一個人的快樂比起兩個人的幸福是要來得簡單多了。



相較起史東,幾個星期前他結束了近四年的戀情,獅子座的他愛面子,總是表現出他的堅強無謂,但是再怎麼開朗地搞笑耍寶,並無法隱瞞他心中仍拋不下的不捨,談到了他前天去收拾整理兩人曾經共住的小窩,新房客已經搬進來,兩人刻意避開選擇在不同時間去收東西,史東淡淡訴說著收得乾乾淨淨的小窩,什麼都不留,清空了的小窩少了那些屬於他們的東西,已經不再是那個愛的小窩,說著說著他說:我好想哭,突然間他的眼淚撲簌簌就掉落下,即使手急忙著擦拭著流出的淚水,但是仍舊止不住那隨著眼淚落下的心痛,那來不及忍住的悲傷、瞬間潰絕的情緒是那樣的震撼,我看到了他一直以來的強顏歡笑還有他強忍了多時的堅強,不想讓史東看見我的眼淚,我轉頭看頭秀,發現他的眼淚也充滿在眼框之中,就在那一刻,我心中的時間突然凝結靜止,但是我感覺到了三人的靈魂穿越了時空在彼此心中洶湧地流動穿梭,它不是短暫瞬間的煙火,它像是愛一般閃爍璀璨的發光體,它將不再改變方向,隨著靈魂的永恆,我知道我們將會一起成長一起變老,是soulmates。





狐狸對小王子說:「麥田原本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但是你曾經馴養我,當我看見金黃色的小麥,我就會想起你金黃色的頭髮,我也愛上傾聽麥田裡的風聲……。」

吉利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tone
  • 酒桃哭哭
  • MX+
  • 這篇寫得真好....
  • 吉利
  • 真的嗎
    麥斯 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