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失憶的周六夜晚


週六晚上原本要去一個bar
一到門口發現洶湧的人潮以及排到下個路口的長排隊伍
而且青一色都是雄壯威武的gay
原來昨晚是號稱今年最大的gay party
其實那地方本來就是個 gay bar
也是我蠻常去的地方
但是那麼多人
我想裡面一定是屬於連呼吸都會有困難的擁擠局面
所以我們當下立斷就去了別的地方

說實話那家是我們都不太喜歡的店
不過也沒辦法
玩到一半我提議大家一起來杯 whisky shot以忘卻煩惱
走到吧台點了五杯shot
吧台旁邊有個男生走過來問我說: 請問你是不是Giber的朋友
我: ㄟ 對耶 你怎麼知道啊
他: 我看過你好多次了
我: 真的嗎?? 我沒有印象
他: 喔 我每次看到你的時候 你都已經很茫了吧


真是一針見血
實話總是殘酷難接受
就如同現實的生活般總是醜陋且不堪

於是按照往例
今天早上起床時
怎麼也想不起後來的事情
甚至連自己有沒有卸妝都不確定
不過照了鏡子
睫毛膏已經沒了
呼~~~ 還好.... 原來我有卸妝...
創作者介紹

搶著臥軌的世界

吉利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giber
  • giber is here.....was that guy named lucas, george?
  • gilly
  • yeah.... hehehe
    you're so smart.....
    ha
  • tom
  • 很久沒看到你茫的狀況了
    ㄏㄏ
    加油ㄋㄟ

    ^^
  • 阿球
  • 說實話囉......以為我不會來嗎......
  • Tom
  • hihi
    我來嘍
    我昨晚兩點有起來唷
    但是你不在
    嗯~~好ㄌ
    沒事
    有空多寫寫日記唷
    ㄏㄏ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