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ne 發了個mail 說大家很久沒有見面
約星期五一起吃飯

其實自從去年十月Ted 去了越南
Jane也去大陸出差四個多月
這群朋友似乎都沒有再碰面了

記得過年前在忠孝東路統領前碰到Wayne
我問他要去哪
他說隔天一大早要去打球所以要回家睡覺了
結果沒多久就聽說他病了
三叉神經因為感冒病毒的侵襲與壓迫
導致左臉顏面神經麻痺
一個比我們都健康、愛運動的人
整個左半邊臉就不能動了
嘴巴闔不起來無法吃東西
連睡覺時眼皮都閉不起來必須靠著膠帶貼住才能闔眼入眠
我想
除了生理上的病痛與不方便
這在心理上是種怎樣的煎熬啊
我的難過說不出口

不過這次見到他
病情似乎好轉了些
神經有長回來一點
可以稍微控制一點點肌肉
嘴巴可以合起來
眼皮可以勉強閉一半
只是當我看到他的眼睛因為長時間沒有完全閉闔而分泌眼淚
但是他自己卻因為麻痺而沒有發覺
我真的覺得很悲傷

我覺得自己非常糟糕
在他生病最需要朋友的時候
我居然沒有在他身邊給他一點關心與支持
我...
上帝請你原諒我

吉利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